NBA和火箭队直接因“莫雷事件”处罚莫雷-三明新闻网
点击关闭

NBA中国-NBA和火箭队直接因“莫雷事件”处罚莫雷

日本新天皇即位

此次事件也會對中國籃球發展構成些許麻煩,但同樣不會致命,因為NBA是籃球,但籃球不僅僅是NBA。

作為NBA第二大海外市場,僅上一個賽季通過某平台觀看NBA賽事直播和視頻節目的中國觀眾,就達4.9億人次,是2014/15賽季近3倍。

但NBA在中國市場的深耕,這次無疑遇了挫。

四十年大盤點NBA跟中國市場的關係,最早可追溯至40年前。

公平地說,此次事件的確會令NBA的前景受到重創,但未必會致命,畢竟NBA在和中國「第一次接觸」前就存活了幾十年。

第一個「越做越錯」的是莫雷本人:其5日的推文對中國球迷而言已犯下關鍵性錯誤,7日的「一個觀點」解讀則不啻火上澆油——正如有球迷所質問的,「你觀了多少就『觀點』?」

2002年,姚明成為第一個中國籍NBA狀元秀,並在隨後近10年裡取得了亞洲球員迄今在NBA最傑出的成績,令NBA和中國、火箭和中國間商機、淵源得到突破性發展。

拿肖華10月7日的第一份聲明來說,這與其說是給中國球迷的,毋寧說是給「美國觀眾」看的。「中文一套、英文一套」的「陰陽聲明」,也是希望左右逢源的煞費苦心對策。

本文来源:新京报

該反思者當反思。而對那些粉轉黑的中國火箭球迷而言,這樣從痴心到傷心、「移情」一以貫之的情感,或許並不值得。

而隨後NBA方面的應對,尤其是NBA總裁肖華的言論,又如同「炸雷」,引發了更大的危機。

但他們並未等到。或許在美國社會文化的語境中,NBA和火箭隊直接因「莫雷事件」處罰莫雷,是挺為難的事。

而單從聲明角度看,有些事就偏了。

有業內人士統計,中國每年為NBA創造凈利潤1.5億-2億美元,約佔NBA總收入比10%。如果算上邊際效用,則更難以估量。就在今年7月,有國內平台以5年15億美元價格續約NBA獨家在華數字媒體轉播權,而2015年首次簽約時僅用了5億美元。

作為中美關係正常化見證,NBA華盛頓子彈隊(現奇才隊)於1979年成為首支訪華的NBA球隊,1987年中國首次現場直播NBA全明星賽。

NBA或許在中美「兩個球市」之間有所偏倚,所以會在緊急危機公關時優先偏向一方,卻忽略另一方的感受——另一方由此作出實質性反應,也就成了必然。

第三個也是最大的一個,在NBA官方和肖華:「陰陽聲明」頗顯雞賊,到頭來也會是兩頭不討好。

在莫雷「觸雷」后的不到48小時內,多家中國企業、機構先後宣布暫停或終止與火箭隊合作,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也就此事和火箭方面「嚴正交涉」。

到頭來,NBA上上下下選擇了「越做越錯」的做法,自己親手種下稗子,就註定只能收穫野草。

然而這一切正應了四個字:越做越錯。

很顯然,從莫雷到肖華都犯了一系列的錯:中國球迷和絕大多數合作機構最初需要的或許是「尊重中國主權」的官宣說法——廓清了這點,問題性質恐怕會降級許多。

火箭隊總經理莫雷發表涉港言論事件,正持續發酵。

第二個則是火箭方面。如果說,「對中國球迷表示遺憾」是應有舉措但意猶未盡,「對莫雷個人言論不便干預」是令中國人不快但無可奈何的「大實話」,那「莫雷優秀」、「相處融洽」的「秀恩愛」,放在對中國市場危機公關的「大題目」下,就顯得格外刺眼。

中國市場的反應迅速從「別了火箭」擴散至「別了NBA」,NBA中國賽和其他活動的籌備遭到眾多中國商家、合作機構、應邀參与嘉賓和普通球迷的抵制。

有人統計稱,如果算上電視、短視頻等,NBA在中國市場每年僅轉播費就能賺4億美元之多。

但在關鍵性關切——主權尊重上,他們避而不談,只會讓問題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。

越做越錯的誤區此事牽涉到很多議題,包括言論的禁忌與自由、社會心態等。這些支撐了事件的輿情走向。

但這些在當時都被納入「兩國民間交流」範疇,既不是純職業體育交往,更談不上多少商機。兩年後時任NBA總裁斯特恩拿着一卷錄像帶,親自拜訪CCTV,達成了與中國電視機構真正的直播/推廣協議。

1986年,山東球員宋濤成為首個被NBA選秀選中的中國球員,卻因一場意外傷病未能成行。1999年,王治郅被NBA達拉斯小牛(現獨行俠)隊以第二輪第36排名選中,2001年成為首位正式加盟NBA的中國球員。這令NBA在中國的影響力大幅提升。

「既支持莫雷,也支持蔡崇信表達自由」的說法,看似八面玲瓏,實則不折不扣的廢話,此時此刻只能起到火上澆油的作用。

今日关键词:恒大处罚韦世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