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柴科夫斯基《1812序曲》若不把音量调高-英文新闻网站
点击关闭

小姐音乐-听柴科夫斯基《1812序曲》若不把音量调高

首个活体机器人

不畏強權、反抗暴力,是很多民族都曾經歷的。如今《1812序曲》不再是烽煙戰火的象徵,然而光輝燦爛的氣息,和對未來樂觀的期待,依然激勵人心。它常聽常新,隱含的審美價值會永遠造福人類。

這部作品中形象化的主題發展、精妙細緻的表現,很有音畫的寫實感。裏面既有優美的俄羅斯民歌旋律,還出現了法國國歌《馬賽曲》——代表入侵的60萬拿破崙大軍,遊絲一縷的旋律暗喻侵略者幾乎全軍覆沒。音樂的戲劇性和燦爛的銅管音色,予人飽滿的聆聽效果。不足二十分鐘的樂曲,在蓬勃的銅管樂和嘭嘭的禮炮聲里,帶人抵達情感的高峰。

我們都知道老柴是旋律大師,《1812序曲》思想表達清晰,但算不得老柴的代表作。1812年拿破崙進攻俄國,莫斯科的救世主大教堂不幸毀於戰火,1882年重建而成。柴科夫斯基被委託寫一首樂曲,在重建后的大教堂開幕式上演奏。那段時間老柴婚姻生活很不順,情緒難免受影響。他大概花了幾星期完成了《1812序曲》。作品首演前,他給梅克夫人的信中寫道:「這首序曲將會非常嘈雜喧嘩,我在譜寫它的時候,心中沒有感到溫暖的愛意,因此這部作品可能並沒有任何藝術上的優點。」

救世主大教堂 圖片提供/視覺中國

救世主大教堂圖片提供/視覺中國王征宇看阿加莎的偵探小說《破鏡疑案》,書中馬普爾小姐的鄰居、鐘點女傭雪莉很喜歡音樂,經常把音樂的聲音開得很大,惹得跟馬普爾同住的老太太奈特小姐很不滿。但雪莉振振有詞說,聽柴科夫斯基《1812序曲》若不把音量調高,簡直是不懂行。看到這兒我不禁啞然失笑。雪莉說得對,這部作品除了常規的管弦樂配器,還動用了軍鼓、鍾和大炮,以至於唱片中但凡收了這首曲子,封套上就會出現辨識度很高的一門大炮。所以,聽這部作品,音量若不調到一定分貝,輝煌壯麗的氣勢就表現不出。

然而《1812序曲》首演便受到了極大的歡迎,隨後在俄羅斯的眾多城市以及德國、捷克、比利時等國演出,為老柴贏得了響亮的聲譽。迄今雖然過去了一百多年,但去年英國公布「2018年你最喜歡的古典樂」,《1812序曲》躍居榜首。如此走俏,作曲家自己也始料未及吧。

說到這兒,我想到一位音響發燒友當初用《1812序曲》測試器材,將功放開到最高欣賞炮擊聲,他說能聽到強烈的震波把窗玻璃震得沙沙響。不過,當他從11聲炮響的驚愕中醒悟過來,才發現揚聲器被打穿了,一套昂貴的音箱就此報廢。可見樂曲的「爆破力」真的強勁。

今日关键词:赌王病情疑恶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