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办检察官决定还是给小德、小仪和小伟一次机会-南靖新闻
点击关闭

朋友小云-承办检察官决定还是给小德、小仪和小伟一次机会

巴菲特致股东信

疏於管教走歪路剛下晚自習就被警察抓到,四名涉罪少年根本沒想到會這麼快。經過警方調查,四名犯罪嫌疑人均年滿16周歲但不滿18周歲,除嫌疑人小儀外,其他三人竟然都有過小偷小摸的劣跡,還受到過公安機關的行政處罰。屢教不改的情況下,對存在再犯可能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,警方一般考慮執行逮捕,因為像這樣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,由於之前的成長環境等各方面的影響,再犯的可能性比較大。是否直接批准逮捕?承辦檢察官慎之又慎,決定還是先了解一下四人的家庭背景再做打算。

未成年人犯罪后,再給他們一次機會,就是希望他們能夠在社工的幫教下在家庭、司法機關和社會各方面的關愛下,迷途知返,重新正常回歸社會。

央視網消息: 2018年2月的一天夜裡,廣西柳州四名學生在聚餐時,聊起來其中一名同伴小儀新買的電動車丟了,一直沒有找回來。四人一時興起準備結夥去偷一輛。在街上轉悠到夜裡11點,四人中的小禮,鎖定了張先生一輛價值七千多元的摩托車。

我國《刑事訴訟法》中有一項叫做附條件不起訴的制度,這是針對未成年犯罪人的特殊制度。檢察機關可以對犯罪情節顯著輕微,得到被害人諒解,判刑不超過一年且悔罪態度較好的未成年人,安排半年到一年的考察期,在考察期內如果沒有犯新罪也無漏罪,而且能夠符合檢察院的監管規定,檢察院就可以不再起訴。

迷途知返的少女想踏上歸途的不只是涉罪的少年,還有一個苦苦掙扎的少女。柳州女孩小雲在單親家庭中長大,性格要強的她喜歡滑板這項極限運動,也愛追求刺激。為滿足青春期的愛美之心,小雲從十四五歲起就開始打工掙錢,涉世未深的她在一個不良朋友的誘導下,觸碰了毒品犯罪這條「高壓線」,被捲入一宗毒品大案。面對同樣是未成年的小雲,司法社工也第一時間對其進行了幫教,小雲內心悔過後,也積極主動改正,徹底遠離了之前的朋友圈。

小德畫畫經常被人稱讚,家裡的牆上貼滿了他的畫作,但是家裡連供他讀高中的錢都沒有,更別提送他去學畫畫。小德父親只想讓他趕快去職校學習一技之長,好早日養家糊口。現在孩子們闖下這麼大的禍,家長們悔不當初,一想到孩子可能還要坐牢,感覺這輩子都要完了,只能趕緊給失主賠禮道歉,爭取諒解。在得到失主諒解后,承辦檢察官決定,對涉嫌盜竊的四少年不予逮捕。在被關押33天後,四人被允許取保候審。

幫教后解開心結這些涉罪少年能否真正改邪歸正,一直是個難題。單純交給家庭管教,可能效果並不是很好,柳北檢察院近些年在辦理未成年人案件時,與柳州市青少年服務中心進行長期合作,對涉罪未成年人進行幫教,這項舉措十分有效。因此,柳北檢察院針對這四名少年的情況,委託專業司法社工對四人進行幫教。

「不會被抓的,就是做了也不會被抓」,在小禮大胆的慫恿下,小德跟他前去推車,小儀和小偉則躲在遠處望風。就這樣,四個心智不成熟的未成年人在鬧市區偷走了一輛摩托車。幾天後,張先生在一所職校門口認出了自己丟失的摩托車,連忙報警。警察接到報案后稍感意外,一般同類盜竊案件中,犯罪嫌疑人都會快速銷贓,像這種被盜的摩托車又再次出現的情況,實在是少見。不久后,蹲守的辦案人員控制住了四名犯罪嫌疑人。

在幫教中,小德坦言,過去自己對父母的管教概不聽從,也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跟父母溝通。過去最看重的是朋友,太容易相信朋友的話,這次偷盜摩托車,也是想幫朋友。通過幫教后,他意識到,父母儘管沒能力為他提供良好的生活條件,也不太會表達愛意,但日常生活中都浸透着對他的愛。為了能從根源解決問題,社工也定期組織親子活動,來消除四名涉罪少年與家長的溝通障礙問題。除此之外,學校也同意重新接納這四名少年。

就在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發展時,大家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。小禮再次夥同他人偷竊電動車被警方抓獲,這次小禮再也沒有機會避免刑事處罰。小禮的事也讓檢察官不得不重新考慮其他三個少年,當得知小德曾經拒絕過一次他人的盜竊「邀約」,小偉始終積極配合幫教工作后,承辦檢察官決定還是給小德、小儀和小偉一次機會,對三人作出附條件不起訴的決定,考察幫教期為一年。

經了解,四名涉罪少年的家庭經濟狀況都比較糟糕,而且父母每天忙於賺錢,對孩子都疏於管教。其中小德的家庭最為特殊,小德父親身有殘疾,母親長期有病,除小德外,家裡還有兩個孩子,現在全家都住在租來的房子里。

今日关键词:河南3月1日后开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