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一分pk10-联合新闻
点击关闭

北京的鳥-第二次的证明:鸟祖师爷关老爷子的宝贝白灵子「老闺女」归了西

00后首夺大满贯

看小說就有這種樂趣,管它是什麼題材,新作還是舊作,只要寫得好,一樣有活力,歷久常新。馮苓植的文筆幽默,格調高雅。且主題嚴肅,讀着讀着不由得熱淚盈眶……讀小說,就常教我讀得百感交集──在這之前,我哪懂得什麼養鳥玩鳥的?哪懂得那個有情有義的鳥世界?

愛鳥界更是一片愁雲慘霧,把壞消息帶來的人說:孩子們都準備好了壽衣,就等三兒啦。老爺子最疼的便是這個小子,見不着不閉眼睛。可我看捱得過今天,也捱不過明天……結果又是孝感動天,「知父莫若子」。那個三兒及時呈上一隻百靈子,頓時那已萬念俱灰的人,就馬上自那隻鳥的身上看到了人生的希望。隔天就能抱着籠子坐起來了──返陽了啦!

第二次的證明:鳥祖師爺關老爺子的寶貝白靈子「老閨女」歸了西。他撕心裂肺,號啕大哭:「哦!哦……天哪……我那可憐的老閨女……竟忍心扔下我……哦哦,先走了!」 眾鳥友又是捶背,又是揉胸的還是勸不止他節哀,好不容易等到他哭累了,暫歇,未見到鳥兒下葬,他又再度呼天搶地,直撲上前:「老閨女,我的老閨女呀。你,你不該狠心撇下我走了……」之後就一病不起,魂魄彷彿讓那隻鳥給叼了去,軟綿綿地躺着,眼見就只爭朝夕了。而他那些在北京、上海、天津的兒女們都紛紛趕回來送終……

可馮苓植卻在他的小說《虯龍爪》中告訴讀者:「鳥兒能叼回人的魂。」且兩次得到證明。先是主角的宗二爺,他「棒冰兒似的在醫院整整躺了一個月」,毛病是心肌梗塞,在那直翻白眼,眼看就不行了。幸虧他兒子孝感動天,又「知父莫若子」,給他在張家口弄來了一隻百靈子。宗二爺一見那鳥,不到片刻就「六神歸位」,顯得格外清爽。不到幾天,就端了鳥籠,瀟瀟灑灑地撥開濃蔭柳絲,跨過石帶橋來到老城根兒旁的小公園,讓他的「小閨女」正式亮了相。那「小閨女」也挺爭氣,不待開金口,光是那長相,那毛色,那身架就贏得愛鳥界一陣陣的喝彩。馬上就有人搶過龍子掛在虯龍爪上──虯龍爪是什麼東西?這等於是盟主寶座呢,是在一株顯眼的樹上,似專門長出一枝虯龍爪般的樹杈子。虯龍啊,這名堂可大了。皇帝坐龍椅,鳥王就掛虯龍爪。這就是咱們龍的傳人的老規矩啊。

這篇小說寫的並不是什麼迷信的玄東西,而是寫出中國人認同玩鳥這既樂又苦的傳統文化。其實這種文化並不曾失傳,不但沒有失傳,還正方興未艾呢。近人把玩鳥納入有助於修身養性,促進「生態平衡」的一種健康文娛之中,還紛紛成立了鳥協會,大有發揚光大之勢。且不管你喜不喜歡養鳥這玩意,只要你看這篇小說,肯定不會覺得枯燥乏味。它帶引你進入老北京的有情世界,去見識關老爺子那「涿州馬」手藝的浙江安吉縣青竹鳥籠。在一百多年前,這籠子曾在北京前門的鳥舖子,讓宮裏的大太監一出口便一百兩銀子買了去。一間大屋換一隻鳥;三間偏房換來一個乾隆年間的鳥食罐,並且其樂融融,終生無悔……

圖:馮苓植小說《虯龍爪》/資料圖片

我們的老祖宗不是有句話說:「玩物喪志」嗎?喪志?這可是件不得了的事情,且還是玩鳥喪志呢,那可更加不得了!

今日关键词:微信又内测新版本